一場關于侵權的回應,徹底揭開了《野狼Disco》的利益羅生門
科技

一場關于侵權的回應,徹底揭開了《野狼Disco》的利益羅生門

2020年02月04日 11:48:05
來源:虎嗅網

作者:林不二子,題圖來自:寶石Gem微博

2月3日中午,受相關委托的趙律師發文表示,《野狼Disco》的Beat(Hip-Hop音樂中的伴奏)并未取得商業用途授權,而在版權方積極聯絡寶石Gem團隊后遭到拒絕,這一消息又一次引發了大眾對于音樂抄襲的討論。

誠然,《野狼Disco》與抄襲并無關系,寶石Gem確實是這首歌的詞曲創作者,說唱歌詞與旋律Hook皆為老舅創作,不過仍然難以抵消網友對于其侵權的不恥。但由于老舅在事情曝出當晚的一場回應直播,卻讓這次抄襲與否的討論陷入了窘境。

就在寶石Gem登上2020央視春晚完成了名利雙收后,這樣的一條消息或許會重新影響大眾對于這位2019金曲創造者的看法,也又一次讓我們看到了因利益而發生的羅生門。

一場具有針對性的回應,讓《野狼Disco》侵權與否成了謎

在這次消息曝出之前,去年11月就有網友和媒體注意到了《野狼Disco》的一些情況,彼時《野狼Disco》是否抄襲了意大利歌手SPOLPA的《DIMMI》是一個討論點,而讓網友發現抄襲嫌疑的原因是這兩首歌都使用了相同的Beat。

其實,在說唱領域偶爾聽到熟悉的Beat是很常見的事,因為說唱作品的創作動機往往來自于Beat,Rapper在聽到帶來靈感的旋律后,可以通過授權采樣做成Beat再進行說唱歌詞與旋律的創作,所以一首優質的旋律被幾位Rapper同時相中,也是情理之中的。所以在去年時,就有媒體認為《野狼Disco》并不存在抄襲,但它的問題出在是否拿到了授權。

而就在事件曝出當晚,寶石Gem通過微博直播對此事進行了回應,聲明他已購買了99美元的非獨家授權,并出示了2019年6月購買此Beat的收據圖片,讓這多個話題登上熱搜的事件出現了更多不確定性。

在這次關于“侵權”的討論中,最主要的兩點是寶石Gem是否獲得了授權,以及用《野狼Disco》參與商演造成了侵權,而在寶石Gem回應后,這些都變得更加模糊。

第一個不確定點是《野狼Disco》到底有沒有購買Beat?

首先,寶石Gem在回應中展示了其購買《More Sun》的收據截圖,但截圖的真假我們無法通過直播判斷,其次,他又展示了分軌文件夾,以證明他確實購買了99元租賃包才得以拿到分軌。但巧合的是,不知道是他本人過于著急還是如何,并未打開分軌與直播用戶分享,只展示了分軌文件名以及沒有“biubiu”水印版本的Beat,而該音頻未播放到更難被抹掉的“Ihaksi”部分就被快速關上。雖然我們不應以惡意揣測他人,但關于這一點確實還無法打消他購買授權與否的疑慮。

第二個不確定,則是使用《野狼Disco》進行商演是否真的侵權?

2018年2月,芬蘭音樂制作人Ihaksi創作了作品《More Sun》,上傳至YouTube、SoundCloud,以及Beat售賣平臺Beatstars,并寫明《More Sun》公開免費基于他人非商業用途,但需要在Credit部分提及Ihaksi本人,其中于Beatstars(寶石Gem出示的購買收據為此平臺)上所寫的99美元租賃包中提到,允許在商演中使用,但不允許將此協議轉售給其他人,且此租賃時效為5年。

不過矛盾的是,在趙律師文章中展示的合同圖片,以及寶石Gem出示的合同圖片中,皆寫有不得用這個Beat參與商演。售賣平臺上的購買聲明,與展示出的合同相悖,讓我們難以確定究竟是誰的問題,如果寶石Gem真的購買了99美元的租賃包,那么關于目前網絡流傳的參與商演侵權與否,可能還需要后續雙方協商后確定。

關于第三個不確定點,則更為縹緲一些。正如前文所說,使用《More Sun》作為Beat需要在創作欄中標明Ihaksi,大量網友指出《野狼Disco》發布時并未標明,此前百度百科上“野狼Disco”詞條中編曲人也為“寶石Gem”,不過當下查詢各大音樂平臺編曲人均為“Ihaksi”,存有后續更改的可能,這也讓寶石Gem是否履行了免費協議而充滿不確定性。

簡單來說,以目前趙律師方以及寶石Gem本人出示的所有圖片證據來看,無法確定《野狼Disco》存在侵權行為,而所有具備定論作用的證據皆為圖片,也不能洗清侵權的嫌疑,所以只能說在這一天,我們吃了個不清不楚的瓜。

著急的老舅

雖然我們無法判斷《野狼Disco》是否存在侵權,但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知道老舅著急了。

在寶石Gem的回應直播中,他除了出示種種自己購買Beat租賃包的證據外,也對外展示了他與Beat原創者Ihaksi的郵件溝通。在去年11月2日,寶石Gem經紀人曾向Ihaksi發郵件表示想要買斷《More Sun》的版權,之后Ihaksi回郵件拒絕了這一請求,隨后經紀人又于11月4日再發郵件表達買斷的想法,卻在11月7日得到了再次拒絕的回復。

那么他為什么想到要買斷Beat版權呢?

首先,正如前文租賃包中所述,哪怕購買了99美元租賃授權后,寶石Gem能夠使用《More Sun》的時間只有五年,五年過后要么選擇全網下架《野狼Disco》,要么選擇繼續購買租賃包,以音樂的長尾效應來看,買斷整首Beat是最為合適的處理方法。

其次,在這個時間節點上急切的尋求買斷,或與其在2020年央視春晚登臺表演有關。通過春晚的舞臺,《野狼Disco》與寶石Gem將會更加被人們記住,所以買斷可以說是必要之事。然而從結果來看,Ihaksi毫無余地的拒絕了這一要求,因而在春晚的舞臺上,我們看到了沒有使用《More Sun》作為伴奏的《過年Disco》。

當然,這還只是老舅著急的第一點體現,而另外一點體現則在于央視春晚播出當晚,寶石Gem在微博上公布的消息。

在今年1月24日,寶石Gem登上2020央視春晚后,其通過微博表示,要將《野狼Disco》的全部版權收益捐贈給武漢的醫護人員家屬,瞬間收獲了大量網友粉絲的好評,讓大眾看到了一個說唱歌手的氣量,以及對社會的關懷。

而據趙律師信息,這個時間節點,《More Sun》中國地區版權代理方瑪西瑪國際與寶石團隊進行了接觸。也就是說,寶石團隊在接到了自己被判定為侵權的信息后,選擇了將所有版權收益全部捐出,可以視為一次寶石團隊對版權方的“叫板”,不管版權方是要協定新的授權協議,還是要有其他所圖,寶石Gem先收獲了一波好感。

當然,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或許也可以理解為這是寶石Gem的借花獻佛,不過鑒于他展示出了購買99美元授權租賃包的圖片,我們也不得不多一個想法,也許這確實是應該歸屬寶石Gem自由支配的范圍。

所以說,現在的老舅真的很著急,急于讓外界看清自己,也急于把《More Sun》真的拿到手中。

真真假假,因利益而產生的“侵權”羅生門

在寶石Gem直播回應之前,輿論一邊倒地傾向于Beat原創者Ihaksi,多數網友支持維權其實說明了我國當下的音樂版權環境已經有了較大的改善。不過就在趙律師所發文中,也有種種模糊地帶,而就在寶石Gem進行回應后,這些模糊地帶徹底轉變為了一場羅生門。

在2月3日中午趙律師所發文章中,只提到了對幾家數字音樂平臺方以及唱片公司的停止使用要求,并明確展示出了律師函圖片,而在針對與寶石團隊的溝通方面,雖也表示要求停止使用以及強調需要授權,但并未展示相應律師函,這其中是否存在著其他內容,難免就會讓人遐想。畢竟面對最為主要的“侵權”主體,卻不把信息公開,如何叫人信服?

包括在針對數字音樂平臺的停止使用律師函中,唯獨缺少了騰訊音樂娛樂集團的身影,要知道騰訊音樂集團旗下有三家數字音樂平臺,且都有大量用戶,還有阿里旗下的蝦米音樂,讓網易云音樂、咪咕音樂停止使用,卻不限制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和蝦米等,這又是為何?

而在寶石Gem與其團隊回應后,就更加讓外界難窺真相。

首先,如果寶石Gem真的購買了99美元租賃包,那么按照協議版權方無權停止《野狼Disco》繼續使用《More Sun》,且補充授權協議之說也就不再存在,這符合了版權代理方未向寶石團隊提出明確要求的行為,但也只是假設。

其次,如果寶石Gem沒有購買99美元租賃包,那么為何在趙律師的文章中特意展示了99美元的授權租賃包合同?畢竟Ihaksi同時也有著29美元、49美元的授權租賃包,且在BeatStars平臺上29美元租賃包中明確寫有不得參與商演,如果為了凸顯《野狼Disco》用于商業用途的侵權,直接展示29美元租賃包,讓平臺聲明與購買合同相吻合不是更好?還是說特意提前展示出99美元租賃合同就是防止寶石團隊的“反轉”?

所以結合寶石Gem的回應,以及趙律師文章中的模糊地帶與文字導向,很可能寶石Gem確實購買了99美元的授權租賃包,但沒有證據把前文我們所列疑惑說清,這個判斷就還難輕易下出。

而拋開這一點不說,版權代理方瑪西瑪國際與寶石團隊還能協商什么?要么是就《野狼Disco》侵權與否進行博弈,要么就是另有其他想法。

在寶石Gem的經紀人回應中,其給出了某位臺灣陳先生與團隊的聊天記錄,陳先生表示自己搶下了《More Sun》的大陸獨家代理權,表明《野狼Disco》的侵權,并提出要與寶石團隊合作,合作條件包括以原編曲原曲基礎上創作閩南語版本,在11月14日前使用了《More Sun》的《野狼Disco》版本產生的商業收益公司必須分成,若雙方達成合作則自11月15日期公司占40%利益。

這一聊天記錄的曝出,讓《野狼Disco》“侵權”事件更加撲朔迷離。

首先,是否真的存在陳先生其人,我們就無法證明,畢竟聊天截圖是更加易操作的內容。其次,如果真的存在陳先生,那他又與瑪西瑪國際有什么關系?在趙律師的文中,Ihaksi在視頻中表示自己授權給瑪西瑪國際的獨家代理權,不僅限于大陸,還包括中國的香港、澳門與臺灣,這就與陳先生所說“大陸獨家授權”相悖,如果陳先生不是瑪西瑪國際的員工,那么就是有第三方跑出來要吞下《野狼Disco》這塊蛋糕。

第三點,如果陳先生存在且就是瑪西瑪國際的員工,同時聊天記錄真實,那么我們就真正吃到了一口大瓜:《More Sun》原創者Ihaksi在收到寶石Gem經紀人郵件后開始知道了《野狼Disco》,在YouTube上也有網友說《野狼Disco》是中國版的《Old Town Road》(此歌為2019海外最火流媒體熱曲,該作品創作者賺得了百萬美元的收入),這讓他產生了更多的情緒,從而通過授權給版權代理公司為其掙得更大的利益,而非簡單的買斷。

當然,在2月3日寶石Gem及其經紀人的回應中,最良好的效果就是能把寶石Gem從一個侵權者轉變為被勒索者的“受害者”,從而引導輿論的走向,而“陳先生”正是這其中的關鍵,所以關于陳先生的信息就更需要我們慎重判斷,這也是讓這場“侵權”爭議走向羅生門的一點。

所以回過頭整體來看,這一次《野狼Disco》的“侵權”事件,真正關心原創者是否受到侵害的可能只有網友。

Ihaksi如果真的因被侵權而感到冒犯,大可以直接要求《野狼Disco》停止使用《More Sun》,并要求侵權方道歉;又或者接受被買斷的提議,直接用一桶金解決問題,而非選擇代理的方式讓事情的發展更不可控。

而寶石Gem方面,如果真的購買了99美元租賃包,也可以在去年11月被質疑侵權時,直接對外展示自己的購買記錄并公開分軌音頻,以表示自己對原創的尊重,而不是等到事情鬧大后找一個時機進行“洗白”反轉,借助大事件來凸顯個人的高尚姿態。

回應不等于全部真相,每個人做每件事都有相應的動機,其背后都有著運營者的思考。說起來,不過是一次因利而產生的多方博弈,反倒讓眾多網友付出了自己的真情實感。好在,因為這件事我們看到了中國網友對于維權者的擁護,只希望這一次事件不要把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市場認知再毀掉。

女人18毛片视频一级毛片,日韩一级裸体免费视频,日本一级牲交大片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