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疫情下的四線小城:被互聯網擊穿的傳統與溫情
科技

親歷疫情下的四線小城:被互聯網擊穿的傳統與溫情

2020年02月04日 07:48:07
來源:鈦媒體

一場新冠病毒的疫情,深刻改變了河南省信陽市潢川縣人民的2020年春節。

作為與武漢相隔距離也就200公里,甚至早餐同樣流行熱干面、火車站歸中國鐵路武漢局集團有限公司管轄的四五線城市,近百萬人口的潢川縣不僅在地緣上極其親近武漢,亦在經濟上依賴武漢。

到武漢,去進貨。這是潢川縣生意人的常態。去武漢上學,然后在武漢工作,這是潢川縣多數學子的人生選擇。在買不到直達潢川的火車票時,從武漢轉車回老家,亦是縣城人春節返鄉的主要備選。

于是乎在這場自武漢擴散而來的疫情,潢川縣亦深受影響。

數據上顯示,潢川縣所在的信陽市是武漢人流入排名第一的外省城市。

截至2月2日24時,河南省全省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566例,其中信陽市99例(含固始縣9例)為省內疫情最嚴峻的地區。

截止2月2日24時,潢川縣共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為7例,疑似病例17例。

在這場嚴峻的疫情防控中,潢川縣大多數人民過往的春節生活亦被徹底打破。沒有了走親串訪,沒有了上門拜年,沒有了聚會喝酒吹牛皮,甚至有的沒有團聚。

但一切又溫情照舊。

春晚的搶紅包,每日的視頻通話,信息的快速傳遞,以及豐富的長短視頻娛樂,早已深入到骨髓已成基礎設施的移動互聯網,正在為嚴峻的疫情防控生活增添了春節的往昔色彩。

這不僅是潢川縣,亦可一窺全國范圍內四五線城市在疫情下的眾生相。

“有一天忘發朋友圈,

親朋好友的電話、微信就打過來。

1月22日武漢封城前一夜,李慧跟她老公二人最終選擇響應政府號召,不回潢川過年了。

李慧,潢川縣城關人士,自從大學畢業后就一直在武漢工作,至今已經7年。

按照往年慣例,每逢過年,她們夫妻二人都會回老家過年,大年三十上午在老公光山縣的老家,大年三十下午再趕回潢川縣。之后再于初一返回光山縣,初二回到潢川。兩地相隔很近,開車也就不到1小時。

但今年這個春節,由于她們正處于疫區中心——武漢市,即便二人身體健康,她倆還是決定不給老家人添麻煩了。

不僅是不能夠跟老人團圓,同樣也不能跟孩子相聚。就在1月份剛開始的時候,孩子已經先行被親人從武漢接回老家了。

沒人能料到疫情會這么嚴重,她們也沒能料到武漢會最終封城。但當一切真的來臨時,她們選擇默默接受。

武漢封城當日 李慧拍攝

武漢封城當天,由于未提前備足物資,李慧夫婦二人帶著口罩驅車前往市區超市,一路上整座城市已是甚少人出行的狀態。

那一刻起,“特別孤單,我和我老公有相依為命的感覺”,不過“盡管不在老家,但還是要開開心心過年。”

當然還要讓200公里之外的家人們安心。

此后每一天,李慧都要給老家家人們打視頻電話,跟孩子說說話,跟父母聊聊天。

除夕那天,李慧跟老公二人做好了一盤豐盛的飯菜,然后視頻連線雙方在潢川、光山的家人,一邊吃著年夜飯,一邊盡情說笑。雖然彼此在今年沒有聚在一起,但地理的區隔依舊無法阻擋親情的傳遞。

并且在這期間,她還撿起了久未更新的朋友圈。

有很長一段時間,李慧都不怎么發朋友圈了,一方面心態趨于成熟,一方面生活工作本就平淡是真,對發朋友圈的興趣也就大減。

但在武漢封城后,李慧保持著平均一天三到四條的朋友圈更新,要么是分享自己在家做的飯菜,要么是關于武漢當前的情況,以及疫情防控相關信息。

“朋友圈是個良好互動,更是信息傳遞。”1月27日那天下午,李慧沒有及時更新朋友圈,結果很多同學、朋友都發微信來問她現況,她突然意識到這一點,并決定在此后數天一定要保持朋友圈穩定更新。

因為,很多人都在默默關心著她們。

另外出不了門,更深處疫情核心地帶,了解外界信息以及排解自我焦慮,對李慧來說也很重要。

每天李慧都會利用微博、頭條刷新聞刷信息,來知曉目前疫情發展情況以及武漢物資供應相關。

甚少接觸過網絡直播的她,也第一次以觀眾的身份圍觀了武漢火神山等醫院建設。

在家閑暇,觀看西瓜視頻提供的《囧媽》等電影,以及跟著B站上的跳舞視頻做些適當運動,就成為她打發時間的主要方式。

不過雖然生活依舊穩定,但李慧還是期望一切能夠早日恢復正常。

“有生以來第一次沒去村子拜年,

視頻拜年成為今年主流。

1月26日,大年初二。這是一個飄雪的傍晚,成小可一行五人北上乘火車返津。

這是他經過深思熟慮,在權衡多種選擇利弊之后做出來的決定,未必是最佳選擇,但確是當下最適合的方案。

“通過朋友圈的各種權威科普信息,我也知道在老家呆著閉門不出,是最安全的,但沒辦法,實在是太近了。”

成小可,30歲,于天津工作,籍貫是河南省信陽市潢川縣魏崗鄉鄧店村。后者距離武漢也就200來公里。

僅他知道在這個春節,從武漢回到村子的人就不下三四個。甚至成小可一家也差點成為了其中之一。

年前從天津1月17日返鄉時,若不是在最后24小時買到了由天津發往潢川的臥鋪票,在對疫情認知不足,以及武漢市有關部門“未發現明確人傳人”口徑下,他真的就帶一家人買往去武漢的高鐵,然后住一夜,于隔日再去往潢川。

事后想想,很是后怕。

所以在疫情真實情況徹底對外公開之后,成小可的主要想法就是,越早離開老家,就越安全,越早回辦公地,就越早進行14天隔離,對公司同事們負責。

17年前非典時期,還在初三讀書的他記憶中除了家中彌漫的白醋味,就是閉門在家補習的經歷。

那時他并未成人,由爸媽扛起保衛家庭身體健康的責任。而17年后當類似的疫情再次襲來,早已成家并有孩子后的他,不僅要考慮自己一家,還要考慮父母的安全,責任與抉擇權很大程度上都在他的手里。

父母也非常理解他,眼看著成小可每天都在糾結如何最大程度保證所有人的健康安全時,主動提出今年不出門拜年,并逐一打電話給親人們告知這一消息。

所幸不同于當年的信息閉塞,現如今移動互聯網的發達,已經悄無聲息地解決了很多難題。

事實證明在重大疫情面前,傳統不用打破,而是換了新型方式。

大年初一,成小可30歲的人生中第一次沒去村子里給長輩、親朋們拜年。當然,這也是村里人所有人這輩子的第一次。

按照過往習俗,初一是春節期間最重要的日子。這一天,村子里大部分人都出門給每家每戶拜年,說些祝福,聊些家常等等。

但今年大家達成了默契,統一不出門。視頻拜年,就此成為主流。

成小可當天一早就分別給距離他家不過200米的姥爺、大舅、二舅家打去了視頻電話,拜年問候。同時還專門錄制了孩子的拜年表情包、拜年語音包,紛紛給長輩親人們通過微信發過去。

當他剛過兩周歲的兒子牙牙學語,說些不清楚的“新年快樂”祝福語音,被轉發到家人群里時,成小可的耳邊似乎已經聽到了長輩們的笑聲。

兒孫輩的禮節不可少,長輩的關愛亦仍然傳遞,只是以線上的方式。最明顯的就是給孩子的壓歲錢,不再是塞在孩子兜里,而是以微信紅包的方式轉到了成小可的手機上。

“我姥爺為了而我孩子發壓歲錢,還專門注冊了微信錢包。”

此外成小可的15歲表弟亦在這天下午打來視頻,給成小可父母拜年的同時,要跟他視頻玩斗牛棋牌游戲,比牛大小,誰輸誰發紅包。

疫情彌漫在移動互聯網已成基礎設施的當下,溫情依舊。

且大年初一這天,當地還成為互聯網社交傳播中一大話題。

正是辟謠。

此前一天,一則有關“信陽市封城”的消息,開始在成小可的同鄉微信群中蔓延開來。消息言之鑿鑿,再加上彼時社交媒體上有些河南農村硬核封路的視頻、圖片開始流傳,一切都變得緊張起來。

不過在初一中午,成小可就從微信、微博上看到了信陽市當地的辟謠消息。

信陽不封城,但謠言還是產生了不小影響。他的一些發小們已經在這天開車返回工作地。而這條謠言,也最終讓成小可下定決心提前回津。

在大年三十晚上,他直接搶了1月26日的火車票,也就有了文章開頭那幕。

另外在當天上午,沒出門拜年的村里人要么每戶每家均派出一人帶著口罩,要么互發微信通知,搶光了米面店的存貨。但在封城消息辟謠之后,大部分人都后悔了。

“抖音上的人說要戴口罩,爸媽直接就帶了,

比我勸的管用多了!”

2月2日,趙琳晶終于可以出門透口氣了。

距離1月19日從華中科技大學回到潢川縣白店鄉高莊村的老家時,已經過去14天。從醫學角度來看,現在的她已經不具備風險。

23歲的趙琳晶正在華中科技大學攻讀碩士學位。在疫情出現后,她就被老師告知最好不要出門,以及叮囑戴上口罩。

1月19日,趙琳晶踏上從漢口火車站發至潢川的火車,等到三個多小時回到家后,她發現家里人對疫情竟然絲毫沒有擔憂。

縣城里的商業場所人滿為患,農村里逢集照舊,水泄不通。

她花費了大量時間給父母解釋疫情的風險,并要求父母出門一定要戴上口罩,但怎么說,父母就是不聽。畢竟在后者50多年的人生中,戴口罩這種事情是從來沒有過的。

但一天后,趙琳晶發現父母還真就戴上了。

原來在家愛刷抖音的父母在這天繼續刷短視頻的時候,看到了視頻博主都在強調戴口罩的重要性,這才肯戴上口罩,并且還開始號召鄰居們也都要戴上口罩。

“后來我說初一不出門拜年了,他們還是不聽。我就給他們找些抖音上的視頻、喊話等,讓他們知道外面發生的真實情況,也就自然聽從了。”

居家隔離期間,村里面要求趙琳晶每日都要上報體溫,她非常理解并配合。

當時河南省的某些鄉村封路、勸阻武漢人員返回等硬核防控措施都上了微博熱搜,趙琳晶多少覺得這些方式有些不近人情,但她也深知河南農村防控壓力之大。

“其實所有人都作出了讓步。”

身在武漢的回不了老家,是一種讓步;像自己這種在武漢求學然后回來的,在家主動隔離,是一種讓步;村里人一改過往假日熱鬧氣氛,紛紛不串門,不聚會,同樣是一種讓步。

也正是彼此讓步,村里的健康才規避了很多風險。

與此同時,趙琳晶的學校也通過企業微信端“華中大微校園”及時上線了“新型肺炎防控專題網站”,為趙琳晶等學生們及時傳達目前學校的公告、組織填報身體健康狀況以及辟謠相關等信息。

“除此之外,我們也在沒有老師在的實驗室QQ閑聊群跟同學們匯報自己的體溫情況。從武漢回來的大家都處在居家隔離期,互相問候。有些同學明明是感冒,結果不敢去醫院,然后大家就在群里面開導她,讓她放寬心態,別自我恐慌。”

疫情期間雖然讓人出不了門,但在趙琳晶看來,她也有更多的時間陪陪爸媽。

“多了解了解,多關心關心。”

有一天她還花了大半天時間從網上下載了一份菜譜,然后自告奮勇要給爸媽做一頓晚飯。

那天晚上爸媽吃的很開心,只是后來心疼她,沒再讓她繼續做了。

女人18毛片视频一级毛片,日韩一级裸体免费视频,日本一级牲交大片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