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5G+區塊鏈概念煉成妖股?東方通黃永軍:沒炒概念
科技

華為+5G+區塊鏈概念煉成妖股?東方通黃永軍:沒炒概念

2020年01月19日 08:24:50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李少婷 每經編輯:梁梟 李蒙

相關公司:東方通(300379,SZ)

總市值:141.78億元

核心競爭力:“創新+華為”雙輪驅動,國產軟件替代前景廣闊。

機構眼中的公司:國產基礎軟件龍頭,國內領先的大安全領域解決方案提供商。

從股價走勢來看,2019年至今,創業板上市公司東方通無疑站在了風口上。

5G、華為生態鏈、網絡安全、區塊鏈——東方通擁有的概念和題材備受市場追捧。但公司股價飆漲也引發了市場一些質疑聲音:動態市盈率高達兩百倍,業績增速也落后于股價漲幅。

2019年,東方通股價分別在2月、9月、12月出現三波明顯上漲。其中,8月末9月初,東方通曾上演“8天6板”、10個交易日內翻番的戲碼;12月初,又因為間接持股區塊鏈公司再走一波“六連陽”。

2019全年東方通累計漲了229.18%,最高漲幅超300%。

2019年,東方通股價有過三波明顯上漲(上圖截至2020年1月17日)

但我們本期的主角,東方通董事長、實控人黃永軍近兩年卻一直十分低調,沒有公開發言,也沒有接受過媒體采訪。

各類概念環繞背后,東方通是否有“真貨”?這家視IBM和甲骨文(Oracle)為“友商”的民族企業,將如何在中間件市場發聲?當然,還有股民們最關心的問題——公司如何看待資金和市場對其的熱捧?近日,每日經濟新聞《專訪董事長》欄目獨家專訪了東方通董事長黃永軍,請這位與公眾素未謀面的“理工男”說說東方通、聊聊中間件行業,也談談資本市場。

四倍牛股東方通是“炒概念”嗎?聽聽黃永軍怎么說。

中間件主業:國產替代前景廣

回望2018年,公司股價尚在15元/股附近徘徊,而到2019年末,已漲至近50元的東方通仿佛從平原來到高原。海拔高了,東方通會“高反”嗎?且來看看公司體質如何。

目前,東方通的業務包括基礎軟件、大數據信息安全、應急安全、5G行業應用等。

基礎軟件業務是東方通的主業。事實上,公司是國產中間件龍頭企業(科普:中間件主要用于信息通訊領域,主要是提供系統軟件和應用軟件之間連接的軟件,以便于軟件各部件之間的溝通)。

但在國內中間件市場中,國際巨頭IBM和Oracle占據領導地位。盡管東方通已經是國內廠商的“領頭羊”,但相較IBM和Oracle,其市場份額仍有不小差距。對此,東方通并不諱言,其在2019年半年報中也表示:“與國際知名軟件廠商相比,公司在技術研發實力、市場培育、產品銷售渠道建設等方面仍存在較大差距。”

禍兮福所倚。有券商研報指出,2018年中國中間件市場總體規模達到65億元,預計2019年可達到72.3億元。在數十億市場規模的中間件行業,留給國產軟件廠商的舞臺還很大。

“這些年我們的發展基本上是在幾個國際巨頭的打壓下一點點成長。我們(和IBM及Oracle)算老對手了,也算‘友商’。”讓記者沒想到的是,黃永軍會借用手機廠商之間略帶幽默的“友商”一詞來形容這兩大國際巨頭。實際上,東方通與他們“相愛相殺”的劇情已上演了二十多年。

1992年,東方通開始組織團隊對中間件進行研發,并開啟了基礎軟件自主創新之路,彼時,國外的中間件也才剛剛起步。但國內中間件市場的成熟進程落后于國際市場。1997年,全球最大的中間件的專業廠商BEA(后于2008年被Oracle收購)進入中國,與東方通展開競爭,拉鋸戰就此展開。

2019年11月,東方通在互動平臺回答投資者提問時,也援引第三方數據表示,2018年(中間件)市場品牌結構分布(按產品占有率計算)中,公司占比為10.1%,仍緊隨IBM和Oracle之后位居中國中間件市場第三位

黃永軍認為,過去的中間件市場,國際巨頭唱主角,不過目前轉機已現。早年間,中間件市場在電信及金融等領域被國際巨頭壟斷;近年來,在自主可控的趨勢下,國產替代進程已啟動,國產中間件廠商迎來了發展機遇。

“2019年這個份額比例應該會變化大一些,但也談不上(與國際巨頭)縮小很多”。黃永軍說道,“我們發現了一個新的市場,預計將在2020年爆發。”他預計,2020年和2021年,東方通在國內中間件市場的份額有超過國際廠商的機會

應急安全——業績貢獻不明顯,看好潛力

2019年11月,網絡安全板塊集體走強,東方通股價又迎來一波上漲。中間件業務之外,網絡安全業務則是東方通布局的另一重要板塊。

在中間件領域一時無法超越IBM和Oracle,為獲得更大的發展空間,拓展邊界就成了公司管理層不得不考慮的議題。2016年,黃永軍帶領的微智信業正式并入上市公司,東方通在大安全領域的布局由此開始。

東方通的大安全分為兩個板塊,一個是基礎安全,以賣產品為主,另一個是行業安全,以提供解決方案為主。我們在運營商領域的業務上有豐富的經驗,而運營商的安全建設在我國的IT產業中也是領先的,我們希望能將服務運營商的過程中積累下的經驗復制到其他各個行業中去。”黃永軍表示。

應急安全是東方通目前著力開拓的細分市場。2018年起,公司確立應急安全作為其新的戰略發展方向,2019年初入選應急通信產業聯盟,6月又與中電建設、中電福富簽署應急產業戰略合作協議,推進“智慧應急”。

有業內人士曾指出,我國應急產業發展不均衡的矛盾較為突出,“重預防防護”的管理理念還沒有形成。而這也恰恰成了軟件類廠商入局的好時機。

2018年,東方通完成對泰策科技的并購工作,加強了公司在基礎通信和應急安全領域的競爭力。

黃永軍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介紹,圍繞大安全,尤其是目前的應急安全布局,正是2018年以來東方通實行并購的邏輯。

“一個是國家在應急方面有短板,我們本身也有技術積累。”據黃永軍介紹,目前東方通已進入5個省份的應急市場,2019年底有望達到20個省份。

不過,應急安全業務尚處發展初期,對東方通的業績貢獻并不明顯。但黃永軍看好這一市場的潛力。

“從前景來看,我們測算應急安全市場每年的復合增長率會超過50%。目前,我國對應急安全的整體投入占GDP的比重相較于歐美國家是比較少的,而這部分屬于社會治理范疇,從成立應急管理部可明顯看出,國家對這塊業務是比較重視的。”黃永軍表示。

談區塊鏈、華為、5G:投入絕非鏡中花

2019年8月末9月初,東方通曾上演“8天6板”、10個交易日內翻番的戲碼,當時,公司被視作華為生態鏈個股。對此,東方通在特別風險提示中表示,其已在2019年7月底成為“華為云鯤鵬凌云計劃”生態伙伴,但尚未產生合同訂單,預計不會對公司2019年業績產生重大影響。不過,澄清并未消減市場的熱情,東方通股價仍舊沖高。

針對公司與華為的合作,黃永軍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介紹,合作分為三個層面:其一,兩家企業同屬一個聯盟,東方通是華為第一批重點合作的中間件廠商,公司應用服務器中間件產品入駐華為云商城;其二,自2018年東方通與華為簽訂協議,中間件產品進入華為的銷售系統;其三,東方通經授權采用海思芯片進行5G技術相關測試。而兩家企業未來的合作將更多向國際化拓展。

而東方通傍上火熱的區塊鏈概念,則是由于其間接持股的北京宏鏈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鏈科技),其通過持股99%的子公司持有宏鏈科技20%股份。10月18日,宏鏈科技七款區塊鏈產品通過國家網信辦區塊鏈信息服務備案。

“我們投得比較早,2017年就投資宏鏈科技了,只是2019年才被市場注意到。”黃永軍表示,東方通本身就需要使用到區塊鏈技術,但目前的技術開發及應用僅供公司自己使用,未來不排除會與宏鏈科技共同研發。

對于5G方面業務,此前,東方通曾對外透露,公司5G路測產品已陸續接到5G設備廠商的需求訂單。而在2019年6月,東方通還在互動平臺披露,公司是華為的核心戰略協作伙伴,華為云平臺使用東方通中間件及大數據產品。

黃永軍出席2019第八屆中國上市公司高峰論壇

2019年是5G商用元年,也為中間件市場注入了新的活力。券商研報認為,云計算時代商用中間件空間將進一步擴大,而新市場環境下,新增市場份額將主要由國內中間件廠商分享。

同時,5G機遇也會帶動網絡安全需求的提升。黃永軍認為,隨著5G的應用,工業互聯網和大數據將獲得較大發展,隨之而來的是相應的安全要求提升,東方通將積極布局,而公司旗下的網絡優化服務也將隨5G升級。

“我們做的叫大數據安全,與網絡的規模和流量是息息相關的,跟傳統的安全廠商不一樣。它們更多是做一些工具,我們則需要通過在網絡采集數據,再發現網絡上的安全問題。”黃永軍介紹。

但黃永軍表示,5G業務的積累是個厚積薄發的過程,“我們在4G時期就已經一直在往5G上投入,這個投入也很大的。預計應該是2019年小有收獲,2020年會有更多的收入”。

談概念炒作:這個概念“是被別人挖掘出來的

2019年,東方通在資本市場表現搶眼,而其諸多概念加身也引來爭議——漲這么高,一定是在炒概念吧?

“我們的確在這些概念當中,但我們是實實在在地在做事情,這個概念不是我們炒出來的,而是被別人挖掘出來的。我們很少做宣傳。”黃永軍回應道。

事實上,相較于其在資本市場的熱度,目前東方通的營收規模仍偏小。但黃永軍也表示,東方通這兩年的發展相對來講比較平穩,營收每年復合增長基本在30%左右。

四年前以被東方通并購的子公司股東身份進入上市公司,兩年前與上市公司原實控人逐步交接,2018年1月成為新任實控人——黃永軍的出場方式有些不同。

談及企業管理方面的經驗,黃永軍說道:“經營好一個企業,和經營好一個家庭是一樣的,你有多大的能量,就做多大的事情。”

黃永軍只給自己2019年的表現打了70分。到目前,他比較滿意的地方在于,整個管理團隊比較團結,各業務板塊的“四梁八柱”比較完整。此外,東方通也保證了當期業績。

不過,這位理工科出身的企業家也面臨著平衡企業業績與成長性的難題——加大投入或會影響當期業績,而投入不足企業未來的成長性就不夠。“我們在2019年的投入相當于2017年的3倍,在這個基礎上我們還要保證業績增長。一個公司,既要保證它的持續性,還要保證當期的業績,這不是件容易的事。”黃永軍坦言。

對于未來,黃永軍希望資本市場更加看重東方通自身業務的成長性。“市場給我們的符號很多,但我個人看重的是業績的持續(增長),包括戰略的布局。”黃永軍表示,東方通是“跳出概念”,實實在在做事,希望資本市場“看我們的未來,不要太關注于當下”。

者手記

在這篇報道之前,幾乎沒有關于黃永軍的公開資料可供參考,似乎他是一個低調的上市公司掌門人。

過去一年,東方通的股價走勢不低調,在一波又一波上漲行情中,東方通股價漲了幾倍。對黃永軍來說,說不在乎股價是對投資者不負責任,但過度強調股價也顯得心術不正。

在采訪中,關于股價的問題,黃永軍的回應顯得頗為坦誠。他清醒地認識到自己對于公司發展的意義,也為日后的可能性做足留白。正如黃永軍所表達的,概念對于公司的發展并不重要,業務的成長性才是公司發展的主線。

股價飆升之后,市場和投資者更需要東方通拿出更好的業績和實現更大的成長,這也給黃永軍和他的團隊提出更高的要求。

視覺:張維薇 梁梟 排版:梁梟 李凈翰

女人18毛片视频一级毛片,日韩一级裸体免费视频,日本一级牲交大片免费观看